主页 > 白小姐开奖结果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SiriProxy之父:只想给苹果一些启发

发布日期:2019-10-08 12:12   来源:未知   阅读:

  Siri Proxy 代理服务器问世以来,不断的有开发者利用它在 Siri 上实现一个又一个的实用功能:控制室内温控器、控制汽车、控制电视、控制 Mac 电脑、控制家居环境等等。

  然而,除了在 Siri Proxy 刚刚问世的时候,似乎一直很少有人提及它背后的那个人:Pete Lamonica(@plamoni)。Pete 通过 Siri Proxy 向苹果展示了普通开发者眼中未来的 Siri 应该是什么样子。而对于有能力 DIY 的其他开发者来说,利用 Siri Proxy 可挖掘出来的创意似乎永无止境……

  iDB:你是怎么想到 Siri Proxy 这个东西的?你试图填补哪些空白?

  Pete:自从 Siri 面世以来,我就一直在研究如何破解它。不过我似乎运气不咋地,你可以去我们当地的 Hackerspace 讨论版里面看我发过的一些失败的帖子。

  大约一个月之前,我听说 Applidium 已经成功将协议破解了,我马上下载了他们提供的工具来研究。我并不了解 Ruby(Applidium 写工具用的编程语言),因此我觉得可以借此机会来学习 Ruby,通过将他们所发现的东西组织好逻辑并变成更为正式和有用的程序。

  本来我准备创建一个比较含糊的视频,但是视频演示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我们不能告诉 Siri「我想做什么」呢?很显然如果这样的话工作难度会超过我的想象。因此,我决定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我手头已经有一个可以通过 Wi-Fi 远程控制的温控器,我想如果能通过 Siri 控制它肯定会是件有趣的事。于是,我就想了个点子为温控器编写一个“插件”,同时让其他人也可以借鉴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扩展 Siri 的功能。

  所以,要回答这个问题的话,我试图填补的空白是我在 Siri 和 Ruby 编程语言知识上的欠缺,其他一切东西都源自这两点。作为一名黑客、原创者、改进者,我总是对「如何让事物更好的运转、用更有意思的方式运转」充满着兴趣,在为人们带来惊喜的同时也能使我的技能得到提升。

  iDB:相信像 Siri Proxy 这样的东西从构思到完成都不简单。完成它需要做哪些工作呢?

  Pete:说实话,最大的障碍是学习 Ruby。我之前编写过网络应用,同时 Applidium 的技术资料也非常有价值。总的来说,我在发布演示视频之前大约花费了20-30小时来编写 Siri Proxy。而从那时候起,我又花费了另外的20-30小时来对它进行改进。

  iDB:以后会将 Siri Proxy 延伸到哪些方面,有什么插件正在制作吗?

  Pete:呃,我们只是简单的向大家抛出了一个引子。由于这是我的第一个 Ruby 程序,它在很多方面并没有遵循该语言的惯例,同时也忽略掉了 Ruby 语言的诸多优秀特性。幸运的是,该插件得到了很好宣传,并引来了一些非常优秀的 Ruby 开发人员来帮助我理清一切障碍。插件现在已经变得更加容易创建、管理和集成,免费一肖每个人都可以开始进行“重写”并为插件带来新功能。

  Siri Proxy 自身的未来最终还是得靠苹果来完成。在此过程中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同时我也惊讶于其他人用 Siri Proxy 做的那些事(特别是那个用它启动汽车的人)。但是这个项目(至少是我参与的部分)最终的生死还是得由苹果决定。

  每一个在这个项目上做出贡献的人都是真正的果迷。如果苹果告诉我们需要停止这个项目,我们就会停止。其实我很想有朝一日能为苹果工作,我觉得他们创造了令人惊艳的东西,因此我不想做任何对他们有害的事情。而正因为有这个项目,我感觉到一段不错的时光,但我并不觉得现在琢磨的这些东西对苹果是一种损害,压根儿谈不上。

  iDB:那你会开发 Siri Proxy 到什么时候呢?你希望看到 Siri 最终可以通过官方 API 控制任何事物吗?

  Pete:我的确希望苹果官方 API 放出之日,便是我们停止研究 Siri Proxy 之时。我们的系统看起来更像是黑客作品,并不适合广泛的传播。我认为我们现在所做的正是给苹果一些关于官方 API 接口功能方面的提示。

  我们新的插件接口让整合 Siri 变的更加容易,我也非常高兴看到编写插件的门槛得到一定程度的降低。我真的认为我们将有机会看到几十个伟大的插件来控制一切,生肖统计器手机版,甚至包括厨房水槽。

  iDB:对普通用户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对于完全不懂技术的人如何运行属于他们自己的 Siri Proxy 呢?

  Pete:正如我所说,我希望它能提供给大家一个“管中窥豹”的机会,让大家开始对官方 API 接口展开预想。虽然现在出现了大量关于公共 Siri Proxy 服务器的讨论内容,但是我提醒大家不要接触此类系统。我们用于解密 Siri 和苹果服务器之间交互的方法,同样可以被公共 Siri Proxy 服务器用来控制终端用户的手机(能偷取私人数据、追踪用户位置、解密加密通信、发送短信等等)。通过使用别人的 Siri Proxy 服务器,可以说你简直是毫无防备的交出了通向你手机的那把最重要的钥匙。因此,对于 Siri Proxy 服务器来说公开的广泛使用并不是个好办法。

  一旦 iPhone 4S 的越狱被放出,我们也许可以提供一个更为方便、应用、安全的方法让普通用户使用 Siri Proxy(甚至可能让它在设备本身运行)。我想说如果你不排斥对你的爱机进行越狱操作,届时你可能会使用上 Siri Proxy(前提是苹果不封杀我们)。

  Pete:很不幸,目前我们刻意将相关内容的学习在非专业人士面前变得复杂。原因是之前提到过的安全问题,因为我们真的不知道苹果方面到底怎么看这一切;而且,该工具暂时也只能算是小众,暂时没有做好准备成为主流。另外,该工具冒出来得也十分突然,它现在还不到2个星期大。现在来讨论该工具的长期计划似乎真的有点言之过早。

  Pete:我当然希望如此。但是对他们来说并不容易。苹果可能不会率先来做这些事情,但是他们会努力的做,直到可以一次性做出正确的决定。效仿 Siri Proxy 向第三方开发者完全开放 Siri 并不适合苹果。那样会给应用过多控制设备的权限。苹果一惯的严控、收集政策,将意味着我们将看到相比 Siri Proxy 在功能上有所“阉割”的 Siri API 接口。但是,希望我们届时将看到能类似于现在那些开发者实现的那些功能。

  Pete:我和我的未婚妻住在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市,在那里我是一名专业的 Java 开发人员。

  我同时也是南伊利诺伊大学艾德华兹维尔分校(SIU Edwardsville)计算机系的一名非全日制研究生,也是圣路易斯市当地 ArchReactor hackerspace 的创始成员之一。

  我是一个活到老学到老的人,我喜欢充分利用任何可以学到新东西(特别是关于计算机的技术)的机会。我也是一个着实的果迷——像那些在聊天室里和朋友们一起观看苹果发布会实时报道的果迷一样。我同样也喜欢星际争霸II。呃,是的,我毫无疑问是一个狂热的计算机爱好者。